您的位置: 主页 > 大江奔流一江碧水、两岸青山 奏响新时代长江生

大江奔流一江碧水、两岸青山 奏响新时代长江生

  央广网北京9月3日消息(记者王晓蕾)她从雪山走来,浩浩荡荡6300公里,终奔流入海。一路而来,她与万千支流横贯了中国十一省市,哺育、滋养了一代代中华儿女。

  擘画新时代中国发展新坐标,描绘长江发展新蓝图,新时代吹响了新号角。最近两年,“共抓大保护、不搞大开发”的绿色发展理念深入人心,长江经济带生态保护工作逐步推进。一江碧水、两岸青山,长江,正以其磅礴之势,奔涌前行。

  “几年前,天天都有受伤的鸟,一到晚上猎枪就响。”江西九江市都昌县多宝乡的“候鸟医生”李春如说,“过去村里人哪知道保护动物,鄱阳湖的候鸟都打着吃或者是拿到集市上卖钱,那时候家家户户都有用来捕鸟的网。”

  乌江流经贵州省,是长江上游重要支流,依靠着清澈的江水,网箱养鱼一直是沿岸村民的“致富之路”。在销售旺季,前来拉鱼的客商车辆能排到百米开外。

  “网箱越来越多,人们吃、住产生的垃圾都在那个网箱上。腐败的饲料、药物,各类生活垃圾、死鱼、鱼的粪便都直接排入江里,江水水质变坏,水发黑,恶臭味也越来越大。”在乌江库区从事网箱养鱼的朱正文也记不清是从什么时候开始水里的鱼越来越少。

  “靠江吃江”一直是生活在长江边的老百姓们的“生存之道”。捕鱼、猎鸟、伐树,这些村民们世代依靠长江生活,却也给环境带来了沉重的负担。

  “一定要给子孙后代留下一条清洁美丽的万里长江”,这是坚定宣誓,也是庄严承诺。最近几年,长江经济带各省市以壮士断腕的决心,深入贯彻落实“共抓大保护,不搞大开发”要求,坚定走生态优先、绿色发展之路。

  在金沙江边、在赤水河畔,在乌江江头、在鄱阳湖湿地,在三峡库区、在重庆巫山……生态优先、绿色发展的理念慢慢浸入人们心中、成为了沿江老百姓心中的共识。

  以前这里旱季风沙大、雨季水患多,沿江村民苦不堪言。在石鼓镇老村民赵碧口中,过去的金沙江沿岸每逢雨季江水暴涨急落,经常造成江边耕地冲毁,村庄淹没,老百姓们深受水患和风沙的侵袭。

  为了改善金沙江流域的生态环境,从上世纪60年代开始,石鼓镇村民便开始种植柳树来防风固沙。通过一代又一代种树人的努力,当地的森林覆盖率从67%上升到76%。

  “人与大自然本来就是同父异母的两兄弟。”金沙江沿岸防沙固土工程的组织者和朝明说这是纳西族的生态伦理观,也是他们的信仰。

  从争做“捕鸟大王”到自发组织护鸟小队,鄱阳湖畔的村民收起了“天网”、折断了猎枪;在乌江江面,渔民们含泪拆除捕鱼网箱,放弃世代从事的生意,虽蒙受损失,却由衷感叹“这次做对了”;“没有赤水河良好的生态环境,就没有沿岸白酒企业的生存和发展”,从靠水吃水到靠水护水,茅台集团投入几个亿环保项目对废水进行集中处理。

  长江生态好不好,不是人说了算,而是鱼说了算。今年5月3日,一头江豚在安徽铜陵淡水豚国家级自然保护区内出生,随着它的降生,保护区内的江豚数量已经达到了11只。

  长江江豚的命运变迁,反映的是长江生态环境的变化。最近几年,随着对长江水环境的治理,江豚的生活环境已经有了明显改善,最新科学考察结果显示,长江江豚数量估算约1012头,种群数量迅速下降的趋势得到了有效遏制。

  好山出好水,好水出好酒,坐落在长江经济带上游赤水河畔的茅台镇是赤水河良好生态环境的受益者。“没有赤水河良好的生态环境,就没有包括茅台在内的沿岸白酒企业的生存。”茅台集团党委书记、董事长李保芳在接受采访时说到。所以,环保不能被推着干,不能自欺欺人,要主动干、干好。

  为此,茅台集团率先进入了国家水系统防污染管理网、投资4.68亿元修建污水处理厂五座,2017年全年共处理达标排放污水200多万吨,处理达标率100%。

  2017年4月起,茅台保持股票市值全球酒类上市企业第一的记录;2018年上半年,茅台主要经济指标均实现50%以上的增长,创下了近年来最高增速。

  发展经济不能对资源和生态环境竭泽而渔,生态环境保护也不是舍弃经济发展而缘木求鱼,要坚持在发展中保护、在保护中发展,实现经济社会发展与人口、资源、环境相协调,使绿水青山产生巨大生态效益、经济效益、社会效益。

  “党中央的政策好不好,要看乡亲们是哭还是笑。”在贵州省湄潭县龙岗村田家沟村口展板上印制着这样一句线多张村民朴实的笑脸代表了一切。

  2002年以前,田家沟是一个水、电、路“三不通”的贫困村庄,村里唯一一条路是村民们你一锄头我一铲子铲出来的泥巴路。

  近年来,村里开始鼓励种植茶树、发展旅游业,不仅路修好了,基础设施也越来越完备。依托良好的生态环境和茶叶生产,这里探索形成了以茶促旅、以旅兴茶的发展格局。村民们也转变身份,从“守着一亩三分田”种植稻谷的农民,成为了农家乐老板。

  “现在全国各地的人都到我们这里来旅游,既留住了绿水青山,又富了老百姓的腰包。”田家沟村党支部书记对记者说到。

  田家沟村的变化是“绿水青山就是金山银山”理论的一个缩影。绿水青山赋予的生态潜力,成了转化为金山银山的独特资源。保护生态环境就是保护生产力,绿水青山和金山银山绝不是对立的,关键在人,关键在思路。路子找对了,绿水青山就能变成金山银山。

  作为浙江的大花园,生态是丽水最大的优势。青山碧水、古树老街,加上具有江南水乡韵味的民宿,丽水古堰画乡景区范围内的堰头村每年吸引着成千上万来自世界各地的游客。

  10年前,堰头村的人均年收入还不足2000元。如今,依靠文旅业村民人均达到了2万元。堰头村党支部书记张伟武告诉记者,村集体每年的收入都留有一部分用来提升环境品质。“有了好环境才能吸引游客,以后要保护得更好,村民生意才能做得长远。”

  江水清澈、绿柳成行,江豚重现,只是长江生态保护取得的初步成果。目前,长江生态环境形势依然严峻,长江岸线化工企业乱排放、港口乱占滥用等问题仍然突出。还需要继续以钉钉子精神,脚踏实地抓成效,积小胜为大胜。

  “长江经济带是典型的流域经济,不仅涉及到‘上下游’、‘左右岸’,还有‘干支流’,是一个整体。”国家发改委基础产业司副司长周小棋表示,在推动长江经济带发展过程中,必须要坚持“一盘棋”的思想。

  如何下好“一盘棋”?在相关部委支持下,安徽和浙江建立了跨省流域生态补偿机制。两省约定,如果上游安徽流向浙江的新安江水质达到考核标准,则浙江拨付给安徽1亿元。反之则安徽拨付给浙江1亿元,资金都用于新安江流域综合治理。这是我国首个跨省流域生态补偿试点。

  在赤水河流域,云南与四川、贵州已建立赤水河流域跨省生态补偿机制,签订《赤水河流域横向生态保护补偿协议》,对昭通市赤水河流域开展生态补偿试点工作。云南省环保厅有关负责人表示,目前,从2018年起至2020年,通过三省财政共同出资2亿元、国家财政给予相应补助的方式筹集补偿资金,开展赤水河流域生态补偿试点。

  在云南滇池,目前流域内35条河道及部分支流沟渠、58个考核断面全面推行河道生态补偿。“我们提出双控制,一是对进入河道的污染负荷进行控制,二是对河道的水质进行控制”,昆明市副市长吴涛在接受采访时表示,如果不达标,上游政府将向下游政府进行生态补偿。从去年实施以来,处罚金额已经达到4个多亿。

  “要深化包括政府职能转变在内的体制改革,完善一体化发展决策机制和咨询机制,创新上中下游联合治理模式,避免违法行为利用地区管辖权的变化而逃避法律责任。”江苏长江经济带研究院院长成长春表示。

  据了解,2016年以来,长江经济带规划政策体系不断完善,《长江经济带发展规划纲要》及10个专项规划印发实施,超过10个涉及多领域的政策文件出台实施。2016年,推动长江经济带发展领导小组办公室已经会同沿江11省市建立了覆盖全流域的长江经济带省际协商合作机制。

  由中宣部组织的“大江奔流——来自长江经济带的报道”主题采访活动7月20号在云南丽江启动,20多天以来沿江采访,昨天(11日)抵达长江入海口上海。

  “大江奔流——来自长江经济带的报道”主题采访团,昨晚(4日)在一艘停靠湖北武汉港的客轮上,组织了一场别开生面的访谈,夜话长江,共谋良策。

  “大江奔流—来自长江经济带的报道”主题采访活动启动十天以来,走过了云南、贵州、四川、重庆等长江上游地区。“共抓大保护、不搞大开发”,构筑绿色生态屏障,已经成为长江经济带上游沿线省市的共识。各地正在以“生态优先,绿色发展”为指导方向,探索生态效益、社会效益、经济效益相结合的发展之路。

  新闻热线:法务部邮箱:中央人民广播电台节目覆盖情况反映热线:

  她从雪山走来,浩浩荡荡6300公里,终奔流入海。一路而来,她与万千支流横贯了中国十一省市,哺育、滋养了一代代中华儿女。

上一篇:蓝田 全面拆违高效复绿 筑牢秦岭生态保护屏障
下一篇:长安区人大代表为秦岭生态保护建言献策

您可能喜欢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