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主页 > 不再奢望“明星哨”才是足球丛林法则给姆巴佩

不再奢望“明星哨”才是足球丛林法则给姆巴佩

  虽然也有开场15分钟怒刷5次过人的典型表现,但姆巴佩在第88分钟被登贝莱换下,结束自己在1/4决赛的演出时,有位名宿想给他的表现打0分。

  还没等来自己国家小伙子1/4决赛登场的莱因克尔,忍不住在社交媒体上对姆巴佩下半场的疑似假摔批判了一番:“无法想象,他这都是跟谁学的?”同胞希勒也迅速跟进,“这太可悲了,我相信他在赛后会为自己的行为感到懊恼。”

  在世界杯赛场加起来进过12球的两名传奇前锋,对上一场比赛后差点要被捧为C罗、梅西接班人的“新王”这么不客气,颇有些恨铁不成钢之感。然而姆巴佩夸张倒地又卧草不起,引发法国和乌拉圭两队球员小规模冲突后,裁判对当事的他和罗德里格斯各打五十大板,却让姆巴佩对于这张黄牌耿耿于怀。

  “整场比赛中,他(裁判)一直对我说,‘别这么做,别做这个。’我相信他有些针对我。”姆巴佩满腹委屈。

  这张黄牌有可能让姆巴佩抱憾终身,如果他后来再累积黄牌,从而错过更重要的对决时,他一定会像希勒预言的那样,对这一摔和一卧感到懊悔。

  这里暂不讨论内马尔是否要背上“教坏姆巴佩”的锅,但至少让姆巴佩在世界杯赛场打消对所谓“明星哨”的幻想,算是足球丛林法则给他上的第一课。

  当法国全队都沉浸在进军四强的喜悦中时,主帅德尚特意搂过姆巴佩耳语了几句,然后见姆巴佩皱个眉,摇摇头,不知所谓。

  按照姆巴佩赛后的解释:“德尚在赛后跟我说了那个引起冲突的动作。他一直信任我,我试着在球场上回报他。”

  但德尚更加在乎的恐怕是万一由于累计黄牌而非战斗减员的可能性。在20年前夺冠的那届世界杯上,法国队就经历了这样的麻烦。每战之前负责亲吻巴特兹光头的主力中后卫布兰科停赛,在法兰西大球场的决赛中被勒伯夫取代;齐达内在与沙特队这样实力悬殊的小组赛中“染红”,幸好才淘汰赛及时解禁,完成救赎。

  那是25岁的齐达内人生的第二场世界杯比赛,就因为被当时的沙特队队长阿明铲倒后,报复性地踩踏对方臀部而被裁判“斩立决”,据说还附带了一句阿拉伯语的“问候”,不过没有证实。此举当然非常不明智,因为比赛已经进行到77分钟且法国队2-0领先,况且他们下一场要面对小组赛最强对手丹麦队。

  虽然比如今的姆巴佩大了足足6岁,但那时的齐达内也一样是声名鹊起、心高气傲。刚刚加盟尤文图斯2年并坐稳了中场主力之位,又和德尚一道正欲开创法国队新局面。但是对不起,1998那届裁判给3支强队的中场核心都亮了红牌,另外两个倒霉蛋是奥特加和贝克汉姆。

  即便在之后名声鼎盛之时,齐达内在世界杯赛场受到的“关照”反而更加出名。2006年世界杯决赛,齐达内因为头槌马特拉齐胸部而吃到那张致命的红牌,其细节应该不必多加赘述。其实当值主裁判,阿根廷人埃利松多并未亲眼看到事发详情,询问边裁也未果,而又不可能采纳双方球员必然带有倾向性的叙述。还是靠着第四官员通过耳机,将他的观察告知了埃利松多——那时还并没有VAR。

  事发多年后,埃利松多才向媒体道出出牌前后自己的心理建设过程。是否因为对面是齐达内,而且这是世界杯决赛进入加时的关键时刻,就想着用一张黄牌糊弄过去?埃利松多说,裁判的本能是,做出一次正确的判罚,会让自己无比开心。

  “显然是到了赛后,我才意识到那是一个非常重大的决定,也要感谢主要媒体当时对此事的反应。即便换到现在,我还是会向他出示那张红牌。那届比赛我还给鲁尼红牌,在捷克与加纳的比赛中,我还向一名捷克球员(注:是乌伊法鲁西)出示了红牌……无论是谁,结果都是一样的。”

  齐达内在其职业生涯的各类比赛中总共吃到14张红牌,当然这首要原因是本人在场上的选择,也证明裁判对他的那种“关照”,绝非靠“名气=特权”这样的公式推导而来。

  法国队的核心在历届世界杯上被裁判不客气地送上红牌,齐达内并不是孤例。2002年那支在法国人自己看来也糟糕透顶的球队中,本来正值盛年的亨利只踢了115分钟。在与乌拉圭的小组赛第二轮上半时,亨利因为对对方中场罗梅罗存在明显报复性动作而被直接罚下,赛后法国媒体对于此判罚的解读也是众说不一。最大的体育报纸《队报》认为亨利的动作比起本场比赛众多激烈的身体冲突而言,顶多算是一个黄牌动作;而发行量最大的综合类报纸《世界报》则认为虽然判罚没问题,但主裁明显存在双标,同样是法国队核心的维埃拉遭到对方粗野报复,却未受到任何惩罚。

  如此看来,有望成为法国队之后数届大赛领军者的姆巴佩,对着这样一张目前还未造成严重后果的黄牌怨气冲天,真有些像个被宠坏了的孩子。至少他的世界杯初体验远没有齐达内来得崎岖,而认清了足球世界这一丛林法则后又重新调整、决战封王,才线年前那个夏天不朽的名声。

  NBA赛场的“明星哨”,或者说是“特权哨”,已经成为众所周知的一个秘密。一来是因为篮球比赛整场的攻防转换、响哨频率要多过足球数倍,另一方是因为介于正常身体对抗和犯规动作之间的灰色地带颇多,需要裁判综合实际情况以及本人的直觉做出判断。

  篮球场的一次犯规、一次罚球的吹罚,只要不是在生死时刻,可能尚未能直接左右比赛的大势,而足球场的一张红牌、一个点球的权重则高多了。这也是为什么,当C罗在与伊朗队的末轮小组赛中,明显的红牌动作却只以一张黄牌收场时,对于“明星哨”的争议又起。

  8年前世界杯还是C罗教练的奎罗斯,如今站在伊朗队立场上也是毫不客气:“我真是很难理解,全场有那么多的摄像头,那么先进的仪器,裁判为什么就是视而不见。肘击,在任何一场足球比赛中都应该被红牌罚下。裁判不这样做,就因为他是C罗吗?”

  为这个动作翻起旧账,从而加入讨伐阵营的还有英国媒体。因为2006年,鲁尼在英格兰与葡萄牙队的1/4决赛中被红牌罚下的缘由,某种程度上正是因为C罗有些夸张的反应。虽然鲁尼和C罗当时都是21岁的毛头小伙,还是曼联队友,但鲁尼的名气可一点不比如今如日中天的C罗小。结果本来都有望竞逐最佳年轻球员的几个人,鲁尼染了红,C罗假摔太多影响不好,于是奖项最后花落德国队的波多尔斯基。

  这背后诸如FIFA要保强队、保球星,从而保收视率的阴谋论,这边不予讨论。虽然如德罗巴这样的非洲顶级名宿,在非洲球队与部分传统强队的比赛中遭遇明显误判时,也喋喋不休地批评起场外的因素来。但另一方面,也并非所有巨星的诉求都能得到保障。最明显的例证就是今天凌晨刚刚结束的另一场1/4决赛,内马尔估计都已经“申诉”到抑郁了。

  至少在下半场,内马尔和热苏斯就有3次禁区内摔倒后向裁判申诉的场景。除了第一球的确是假摔外,后面两球都的确有被铲和被拉的嫌疑,但是裁判在参考VAR意见后都决定不判点球。这与小组赛期间VAR回放造成诸多点球的现象形成了明显反差,一方面说明淘汰赛阶段裁判判罚更加谨慎,一方面也间接对所谓“明星哨”的争议有了个回应。

  看之前的比赛,大家都在嘲弄内马尔夸张滚地的梗时,是否有人注意到踩了一黑脚的墨西哥球员并未受到任何惩罚?如此看来,姆巴佩卧草引发争议又吃到黄牌后,一厢情愿地认定裁判在针对自己,也的确有些受迫害妄想症的意思。

  或许对面的苏亚雷斯在赛后应该跟姆巴佩谈谈——4年前在巴西,我咬人都实锤了也没让裁判罚下去;8年前在南非,我门线手球吃了张红牌,但加纳队点球没罚进结果赢的还是我们。不仅是拼技术拼团队,有时候也要拼运气拼人品,而这也恰恰是足球世界丛林法则的一部分。

  当务之急是再也别吃黄牌了。想一想坐在替补席上看着一帮兄弟在场上拼得弹尽粮绝,自己却只能干瞪眼的滋味。萨拉赫式的眼泪无济于事。(虽然他是因为伤病。)

  其二是别假摔、别卧草了。都说你这回是跟内马尔学坏了,但下赛季多半你俩也做不成队友了。之前梅西卧一回草是因为人家实在拼累了,而且江湖地位摆在那儿。你可倒好,别先把巨星的糟粕学来好么?

  最关键的一点,真的没人特别针对你。跟德尚这样历经无数尔虞我诈、勾心斗角而不倒的老资格革命家聊聊,就知道现在自认为的委屈都不足一提。一个天才球员若变成了玻璃人那的确挺可惜的,但如果变成玻璃心那才是更可悲的。返回腾讯网首页>

上一篇:2018新零售高峰论坛:王晓锋提出重构新商业的“
下一篇:《绝地求生:刺激战场》手游评测:夜幕降临后

您可能喜欢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