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主页 > 动物世界》的“丛林法则”规则和人心哪个更残

动物世界》的“丛林法则”规则和人心哪个更残

  《动物世界》这个名字,让人第一时间联想到的就是“丛林法则”,表面上在说规则,本质却是讲厮杀。它既可以发生在自然意义上的森林中,也可以发生在社会意义上的人类生活里。

  6月29日,改编自福本伸行人气日漫《赌博默示录》的电影《动物世界》上映,该片把这个“丛林”的环境无限地缩小化,放到了“命运号”游轮上,只要在这个游轮上的游戏里获胜,就会有改变人生的机会,而游戏失败者将成为人体基因实验的傀儡。

  初看到《动物世界》中的郑开司(李易峰饰) ,只觉得这是一个失败者,已经被生活压得透不过气。做着一份不喜欢的工作,每天穿着厚重的小丑服与客人合影陪着一脸假笑。下班后还要照顾卧床多年的植物人母亲,喜欢青梅竹马的邻居刘青 (周冬雨饰) ,却始终因贫穷而止步于告白,生活前景仿佛已经一片惨淡了。

  直到他再次被生活给予重重的一击--郑开司被发小李军欺骗,赔上了家里唯一的房产还倒欠了数百万的债务。走投无路下,他只能登上了一艘名叫“命运号”的游轮,这是一艘改变命运的游轮,乘客都是同郑开司一样债台高筑的失败者。他们此行的目的只有一个,通过游戏获胜清空自己的债务。

  “命运号”游轮上,只有一场为时四小时的“石头剪刀布”纸牌游戏。3种手势变成了相对应的纸牌,不过每人只有12张,4套石头剪刀布。游戏表面上的基本规则与熟知的一样,石头剪刀布相互克制绝对公平公正。

  看似一场简单到不能再简单的游戏是如何激发出这群负债累累的人身上的“动物本能”呢?规则成为了其最为关键的地方。这场游戏增加了新玩法,游戏的筹码被称为星星,星星相对应游戏中的性命,每人三颗星,输一局掉一颗,赢一局赢一颗,最终保留至少三颗星并清空手中的纸牌才可以获得胜利。而游戏的规则就是--没有国别、没有道德……也就是没有任何社会属性束缚的游戏。

  所谓的“动物世界”,所谓的游戏场,在规则设定的那一刻就已被人性的自私、残酷变成了斗兽场。饰演安德森的迈克尔•道格拉斯看起来是游戏的掌控者,也是游轮上的大BOSS,在游轮船舱中的高台上,他居高临下地点明了影片片名所指向的内核--你只需要带着你们的动物性,去做你想做的事。

  相比以往的国产商业片,《动物世界》中的“命运号”游轮其实是个很有意思的设定,它设置了一个叙事上的独特空间,远离充满规则和文明的人类社会。在这个游轮上,凭借着游戏建立起一套新的规则,取而代之的,是为了游戏的最终胜利走到最后,而人性无疑在这场游戏中被展现得淋漓尽致。

  游戏之外,《动物世界》的故事内核突出的是人性与信任。所有人在“命运号”游轮上为了赢得胜利,获得生存的机会,可以不择手段。整部电影就是一次次人性与信任的考验。

  安德森看准了人生来的动物性,断言“这些人都离不开我,需要我改变他们”,然后,我们看到所有人都变成了“动物”,为了赢得胜利,获得生存的机会,上演着算计、背叛、争抢……郑开司由最初的傻白甜,被人骗到只剩下最后一颗星,到后来掌握游戏主动权,最后甚至夺回了主动权。 “游戏是你们的,但是规则老子自己定”,他放弃了原本可以走出“游轮”的机会,来换取教训坏人的痛快。

  走到游戏即将结束之时,他依然相信同伴会救他出去,可他还是高估了人性,两个同伴为了利益最终放弃救郑开司的机会。见证了欺骗、背叛、人人自危,在“动物世界”里,但 他依然没有与这些“动物”同流合污,正如他在影片中说的,“宁可做一辈子披荆斩刺的小丑,也绝不会变成你们这种人渣的样子”。

  《动物世界》不仅是一部集冒险动作+密室悬疑反转模式的电影,故事中展示人性之恶,反而更具有现实意义的。在这个没有善意,只有自私的游戏中,人性回归原始遵循动物本能,所以才有了《动物世界》这么讽刺的片名。轮船中的乘客正是社会的缩影,每个人都为了自己的人生设下重注。《动物世界》不仅是讲郑开司的改变命运,更多的还有他不屈服欲望引导的大众规则,有自己的坚守、底线和原则。

  在《滚蛋吧!肿瘤君》之后,这位逐渐走入世人眼中的导演韩延还是选择改编漫画,并挑战是日本漫画家福本伸行的经典作品《赌博默示录》。1996年,《赌博默示录》开始连载,单本发行量达到380万,整个系列共3部,全球卖出超过1000万册。2009年,日本率先将其拍成了同名电影,虽然从评分上看表现尚佳,却依然面临来自原著党的挑剔,这几乎是漫改电影无法回避的窘境。

  近些年,改编那些脑洞奇大的漫画对于导演来说向来是个难点,且不说特效技术上的挑战,单是面对锱铢必较的原著粉,就已经够让人头疼了。而日本漫画又多以热血、燃出名,改编时面对着更大的压力。漫改电影发展多年,为大众市场所接受的不过《浪客剑心》《银魂》等寥寥数部,不少漫画比如《进击的巨人》《龙珠》被改编后就连演员粉丝都不买账。

  当然,也不是所有改编都经不起推敲,中国电影团队也有成功改编日漫的尝试。2005年,刘伟强和麦兆辉联合导演的《头文字D》改编自日本漫画家重野秀一的同名漫画集。为了弥补漫画人物单薄的通病,编剧和导演将《头文字D》原作前三部的内容浓缩在了100多分钟的电影中,最终呈现了出人意料的效果,获得了一定的好评。

  回归到此次韩延导演的《动物世界》,整体而言影片在加入了更符合现代观众口味的动作戏中,依然保持着天马行空的幻想情节,已着实不易了。

  郑开司在八岁生日那天意外失去父亲,给他留下了很重的心理阴影,导致他很没有安全感,也经常做噩梦。成年以后,一遇到紧张的时刻,就会想象自己是小丑,以这种游戏而夸张化的面孔,来抵抗缺失父权力量的恐慌。影片中有好几段在幻想中的车厢里和怪兽搏斗的段落,也因为这样的前情铺垫,在具备二次元质感的同时,丝毫不会产生叙事上的断裂感。

  如何寻找到现实世界和二次元世界的平衡点,一直是不少漫改影片中都很难完成的问题,但《动物世界》做到了。郑开司的小丑形象,不仅衍生出了影片最具漫画感的一面,还为在影片中再次强化了赌局游戏就是“斗兽场”的核心设定,同时也让影片得以在游戏赌局的推理、悬疑、写实和颇具漫画感的热血、中二、奇诡两种迥然不同的感觉中来回切换,保留了原著的漫画感的同时,也让故事在现实里得以立足。

  抛却这次大众都在议论的李易峰走向实力演员的转型问题,其中导演韩延为二次元世界观落地所做的努力,就已经值回票价了 。

上一篇:这是一个丛林法则的社会吗?“本该如此”吗?
下一篇:丛林法则快速吃鸡技巧曝光新手电脑版入门使用

您可能喜欢

回到顶部